首页 > 生活随笔

家有贤惠老婆才是男人最大的幸福

2018-08-16 22:08:43

男人们在老婆面前总是会或多或少表现出类小孩的样子,总是会希望着老婆也做着儿时妈妈的样子,让男人有个心理的依靠,但往往表现出的依靠形式却有点啼笑皆非。这点在我一个朋友身上体现得最是淋漓尽致,他说他将来的老婆要一定肯经常拿挖耳勺帮他掏耳朵,他要头枕在老婆的大腿上,闭起双眼安静地享受掏耳朵的过程,那感觉舒服极了。纠于原因恐怕便是怀念儿时妈妈帮他掏耳朵的那温馨的感觉吧。

我呢,也有点特殊的癖好,我希望将来有个会煲汤的老婆,当我们一起在家中吃饭时,桌上总会有一大盆冒着热气的汤,那时我一定会食欲大开,吃上一大碗饭,再喝上好几碗汤,待汤足饭饱后,靠着椅背满意地摸着发福的肚子打饱嗝,我想,那便是男人最大的幸福了吧。

我喝过各种各样的汤:山药炖鸡汤、莲藕排骨汤、韭菜猪腰汤、姜枣枸杞乌鸡汤、大骨头汤、萝卜排骨汤、鲫鱼豆腐汤、酸萝卜老鸭汤、黑鱼汤、长鱼汤、白菜汤、冬瓜汤、西红柿蛋汤……有纯用肉类熬的汤,有肉类加了蔬菜的汤,也有简简单单的蔬菜汤,我最喜欢的还是有荤有素的,这样既不会太油腻,也不会太清淡,既能在汤中吃到肉,也能在汤中吃到蔬菜,所以哪怕没有其他的烧菜,我只要一大碗汤也能吃下一碗饭。喝汤还可以跟吃面一起进行,我从不喜欢吃炒面和拌面,只喜欢吃汤面,在我家乡,有一道最出名的面叫“范水长鱼面”,是用长鱼熬的汤做得汤底,在寒冷冬天的早上,能够吃上一碗热气滚滚的长鱼面,那一天都会是很精神的。

可能是地域分布和家庭饮食习惯的原因,从小到大,家里午饭和晚饭桌上一定会有汤。

所以,时间长了,“吃饭要喝汤”已经几乎成了一个不可更改的观念深深印在我的脑子里。在我家里,对汤有着近乎痴迷的态度,即使有时由于做饭时间匆忙或其他原因,家里没有做一道菜,我们只好凑合着吃一点冬天剩余的腌制品,但我们一定会花点时间烧个很简单的汤,可能只是择几根青菜烧一小锅汤青菜汤,或者打两个鸡蛋烧锅鸡蛋雪菜汤,这样下来,我们便能很好下饭,吃的时候也会相当惬意。

后来,到了部队里,大家伙吃饭的人多,所以再也喝不到好喝的汤了,能喝到精心熬的汤已经成了一种奢望。每天从食堂后厨里抬出来的一大桶汤,真的是清汤寡水,里面漂着一些菜叶子,喝起来清淡得很。有段时间冬季大练兵,训练量特别大,每天要至少有8个小时时间用来搞体能,队长见此便吩咐炊事班给我们熬点大骨汤补一补。嗨,可把我们这一群新兵蛋子开心坏了。第一天晚上吃饭时,当那一桶热气腾腾的骨头汤抬出来时,我们立马放下手中筷子,去争抢着打汤喝,喝了一大碗又一大碗,还不尽兴,便想着捞点大骨头吃。可我们捞出来刚准备吃,便被司务长骂了一顿:不要打骨头吃,这骨头还要继续熬汤呢。我们来打部队时间还不长,竟不能理会司务长的意思。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真叫我目瞪口呆:我们竟然一直用着那几块大骨头熬汤,随着日子的不断推后,那骨头汤是越来越淡,直到最后熬出的汤只剩下味精和盐的味道了,那骨头仿佛是被大狼狗添了好几天了,炊事班才把骨头扔掉,重新买上新骨头给我们熬汤。所以在那样的部队环境下一点特殊的温暖会叫人永记一生,我至今都能记得在我当兵第三年时,有一天炊事员见我生病,便自己出钱给我订了一条大鲫鱼,下厨给我做了一小锅鲫鱼豆腐汤,那把我鲜的啊,真是如痴如醉,回味无穷啊,就恨自己不够胖,肚子不够大,要不然一定把鱼汤喝光。

我吃饭是离不开汤的,就现在在军校里,我也几乎每顿必喝汤,大部分情况是排队喝免费的汤,但有时候耐不住口舌之欲,便多花几块钱去那特定的窗口买上一小碗排骨汤,喝完直咂嘴,可惜汤太少了。

哎,往下一些年在部队恐怕没什么喝汤口福了,我得接受这事实。所以我也只能把希望留给离开部队以后,我那温柔如水的老婆大人体谅我一个人在部队苦苦支撑了十多年,每天都给我煲上一锅幸福无比的汤,那定会叫小生我爱她一辈子呦!

阅读延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