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生活随笔

“我不需要取悦任何人”

2017-03-31 08:18:44

生活故事中总会遇到很多人,但能给你留下深刻印象的终究是很少的。有一次,我就遇到过这样一个人。

好几年前,我独自乘飞机,去美国东南某海滨城市面试,从早到晚,同样的话说了又说,吃饭也吃不好,还要总是做出严肃而且精神抖擞的样子。在食物链的底部晃荡,深感谋生不易。

面试我的人,自然也都很官式,大家都小心翼翼,互相观察试探,他们是需要把这座城市描述得美好的,虽然这只是对话的一个小小的内容。当我处在同样位置的时候,也做同样的事。现在,我是被面试的,当然要把原本不多的美好一面呈现出来。

头晕脑胀地折腾了一天半,直到最后遇到了一个或许在他们看来最不重要的人,一个中年白人男子。他开车带我去吃饭,经过那条我已经经过了好几次的主街,但只有此人,竟然头一歪,看一眼窗外说,这里到晚上很多妓女的。我一下觉得他比较特殊,因为任何官式的人,都不会告诉远道而来的应聘者某条街有妓女。我立刻有了一种放松的感觉。

在某种边界以内,本真一点当然是好的。

吃饭的时候,这个人先用手机拍了菜,说要发给自己的在外州的女朋友。吃完了,看比较聊得来,他说,去酒吧喝点吧。我说好啊,反正也是最后一天了,我来请你。因为这已经是在官式以外的自选项目了。我付了酒钱,他马上给吧台的侍者付了小费,还不算少。面试双方额外喝酒,在我的面试史里,也是绝无仅有的。

大家都放松了,我干脆问他,可不可以问你你今年多大呢。他说,In my mid-forties , 聊到这个职业,一些事,他淡淡地说了一句,我现在已经不需要impressanyone 了。

后来我一直觉得,不需要特意给人留下深刻印象(impress 翻译起来很啰嗦),或者取悦任何人,是一种很不错的,自足的人生境界,或许也就是古人说的无待。人可能需要修炼不少时间,才能达到这种无待的,不必刻意取悦别人的状态,尤其不必取悦你确实不喜欢的人。当然,也是需要一点本钱的,在现实中。

有一个读书时代的同学,也是这样的人,好像从来不刻意做什么,或许得罪上司了,也就得罪了,被layoff 了,就锻炼一下身体,实在需要吃救济,也就吃救济,总之不会特意去维持什么关系。实在没办法要海归了,也就海归了,没有处心积虑想做什么的感觉,回去以后,过得也不错。他完全可以换一个实用的专业,但好像从来没有这样想过。

人,实在不必太过勉强自己的。

最后,面试的同行送我回酒店,说,see you tomorrow,然后反应过来,oh,没有tomorrow 了,那就bye-bye吧。我最后并没有得到这份工作,所以再见也等于再也不见,不过,他还真是我在那座城市唯一印象比较深刻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