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生活随笔

不必以君子和小人来判断政治人物

2017-03-25 08:12:36

词语的力量往往比我们想象的要大。一旦你用了一个含有价值判断和理论预设的词语,你就进入了它所代表的知识和逻辑系统。

当我们讨论谁是君子,谁是小人,谁是伪君子,谁是真小人的时候,其实已经接受了一个预设的前提:这个世界上存在两种人:君子和小人。再往下细分,他们各自又分成真假两种。

这个前提首先是有问题的。把人分成君子和小人,只是一种人为的,儒家文化道德主义的假说,判断君子和小人的标准是道德高下,孔子在《论语》里说了很多。但这只是一家之言,一旦放弃唯道德主义,这个框架就失效了。

在现实中,对政治人物无法用君子和小人来分类,因为政治人物的行为并不能完全放进私人道德的范畴里去评价。比如,秦始皇搞家天下,天下都知道他自私,但结果是统一,对中国并不是坏事。项羽希望恢复战国诸侯制度,但刘邦比他自私,又搞家天下,但事实上,刘邦的统一不仅符合时代潮流,也比项羽不自私的想法更有利国家的巩固。

现代政治人物,同样无法以君子和小人来划分。华国锋是毛泽东亲手提拔和指定的接班人,结果毛泽东死了不到一个月,就抓了毛夫人。这场政变,于私来说,不论是从对待毛遗孀的态度,还是为了他自己保住权位,也算不上道德,说华国锋是个小人也说得过去,但长远和宏观来看,四人帮被抓,高考恢复,邓小平复出,应该是比华国锋坚定地做真君子,任由江青捣乱下去要利国利民的。

如果要按所作所为,说周恩来是个伪君子,邓小平是个真小人,大概也说得过去,但即使命题成立,对于后人理解和评估这两个人物,也没有实质意义。所以我们必须首先放弃君子小人二分法这个前提。

不过,如果我从这个立场退一步,暂时接受这个前提,把这两个词当成一种比喻,再来回答美国总统该选真小人还是选伪君子这个问题,那么我也会说,我完全接受伪君子。伪就意味着说话做事有所顾忌,意味着维持外表的体面。这对一个现代政治人物是必须的,除非你铁了心要喜欢一个泼皮,或者一切选择都基于自己的利益。

但是如果一定要划分(伪)君子(真)小人,那么,一,还是最好不要划分,最好假定他们都是小人,二,实在要划分,选择伪君子没有什么不对的。

 

阅读延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