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生活随笔

部分美国华人的愚昧让人震惊

2017-03-23 08:13:50

美国十多年,每年回国,慢慢发现,最有头脑有思考的中国人都在国内。他们和美国华人的区别只在于后者英语好一点,集中从事某些美国人不太擅长或者不感兴趣的领域,聊以度日,实现美国梦。

但华人的愚昧和狭隘还是超过了我的想象,这次。

在美国居住了二十/三十年左右的华人,大约就是当年在新东方背过词典,念叨过从绝望中寻找希望,人生终将辉煌的那部分吧。为了留在美国,说过假话,换过专业,找过信仰,骨子里已经深深地自我殖民地化。殖民地化的特征,就是一切以白人帝国的最高统治者为准,而且以其中最偏狭最疯狂的人为准--这可以叫做纳粹化,或者具备了纳粹化的雏形。

自我殖民的华人有严重视觉洁癖,歧视一切和自己异质的人:肤色比自己深的是下等人,非法移民不是人,LGBT是一群怪物。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,维护自己的权利是一回事,但包容和自己不同的人是另一个更重要的功课。有正常的性倾向的人是社会的多数和主流,但LGBT 是客观存在,这部分人长期遭受歧视和打压,获得正常的平等权利是人类社会的基本趋势。从个人的意义上,不喜欢这部分人,在私人领域可以不来往,但你不可能阻止他们追求自己的权利,更不能阻止社会和立法机构给予他们合法权利。这一点,美国华人的表现远不如中国国内大城市里的人。

胡适说:宽容比自由更重要。西谚说,live and let live, 就是这个道理。

至于华人仇恨的深肤色人种,真是难说,因为在鄙人工作的地方,专门有 colored员工的聚会,每次鄙人都被白人组织者毫无疑问地列在colored人群中,次次收到邮件的诚挚邀请,名单也包括其他一两个中国同事。鄙人从来不去,不是因为不认同自己的身份, 是为了抗议白人给非白人明确贴上 color的标签。在白人的眼里,其实只有白和非白两种人。华人是无法漂白自己的。

平权问题。美国立法机构要把就读和工作机会更多地分给非裔,西裔,涉及华人利益,当然应该力争,但州的立法是联邦政府不能干预的,把总统找来也没用。换个角度看,美国是个意欲包容全球族群的大帝国,他的精英统治者必然要平衡各种资源在各种族群之间的分配,哪怕进行人为的干预。这是他们设定的议程。美国在这些统治精英的眼里,既要维持白人至上,又要保持族群利益的表面平衡,很难因为你自以为聪明努力就专门优惠你。就像在中国,少数民族学生高考就能凭空比你高十分,这就是中国政府的AA政策和全局观, 你是很难改变的。教育有它的社会功能,并不是分数低的就必须被分数高的彻底淘汰那么简单。

也就是说,虽然华人移民来是为了美国梦而来到美国,千万里我追寻着你,但美国却并不是专门为满足华人的利益而存在,更没有美国人想要在美国建立白人和华人的共享局面。华人争取自己的利益是理所当然的,但如果含有对其他人种的那种你哪里配姓赵 心态,就更不必要了。

你哪里配姓赵,那也是赵太爷说的话,还轮不到假洋鬼子说。

他们一般有美国的硕士以上学位,但并不明白,真正的美国价值观是在本科阶段学到的。这就是为什么,他们的孩子在美国上到本科以后,就会发现父母的价值观和自己格格不入。这不是年龄和代沟的问题,是两种不同的文化,所以不要指望孩子到了他们的年龄,就自动和他们一样。

的确,这部分人是焦虑,患得患失的。不论现在有多高的收入,他们其实永远地生活在出国以前的贫困和匮乏所带来的阴影中,所以如果感觉自己的财富可能会被分给别人,他们会像身上被割了一磅肉一样心如刀绞。他们的心理优势和人生辉煌在于 衣锦还乡,光宗耀祖,一旦中美力量对比发生变化,一旦眼里看不到白人,优越感就逐渐消失乃至在回国的时候感到颜面无存,二,三十年的辛苦和得失也慢慢被自己质疑。这种惶惶不可终日之感可能算是一种中年危机---也只好这样理解了。

因此,他们需要拼命地维持当初的初心,寄希望于白色美国的民粹化和纯化,否则出国就白出了。在这一点上,受过研究生以上教育的华人白领(拜托不用滥用精英这个词)的思维,经过多年努力,勉强达到了只受过初等教育的美国红脖的水平。

他们说,当初出国就是看中了美国是白人基督教国家,现在美国被污染了,好像他来美国倒是给美国赏脸似的。世界上白人基督教国家并不只美国,北欧国家具备这两个条件,但人家未必接纳你,德国具备这些条件,但也接受难民,养着懒人。看来得上天堂才不枉此生了。

然后就是雇飞机拉着横幅满天飞,自得其乐,绝望中寻找希望了。

至于他们如何地反左,如何地热爱民主自由,装出为子孙后代捍卫自由的悲情姿态,其实也很简单,只消问问从社会主义过来的他们支不支持中国民主化就够了。他们一定会立马变脸,做出一副饱经风霜,人生经历完整的表情说:中国还是一党专政最好。

同为亚裔,在韩裔社群里有大量Sanders 支持者,Hillary 只是作为lesser evil 被无可奈何地考虑,少量Trump 的支持者是被众人嘲笑的对象。这就是华裔和韩裔各自的母国在政治制度,政治文化,和社会意识上的差异在海外的投射。有的人说韩裔和华裔有可比性,因为韩裔80%是基督徒。我想说,我有证据证明这是错的,同龄韩裔的民主政治成熟度远远大于出生于1950和1960年代的中国大陆留美人士。他们根本不欣赏Trump。

Trump 当选以后,他们就更加理直气壮地,像个十九世纪中国乡下土财主一样教育自己的子女如何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,如何自利,如何不顾他人, etc, etc.

阅读延展